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北京暂住人口减少60万首次下降引发关注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3:40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北京暂住人口减少60万 首次下降引发关注

近日,北京市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全市暂住人口825.8万人,比2010年减少60万人。这是北京市有分区县数据以来,暂住人口出现的首次下降。有专家表示,此次统计以暂住证为依据,数据有局限,不过高房租、高房价以及北京对外地户籍人口买车买房的限制,是一些外地人选择离开的原因。  2011年,北京市暂住人口最多的是朝阳区为204.1万人。城六区中只有丰台暂住人口有所增加,海淀区持平,其余各区都比前一年有所减少,其中西城区比2010年减少了48.2%。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称,这个统计结果,是来自公安部门的数据,其对暂住人口的判断标准为暂住证。“但很多来京人员不一定会办暂住证,因此数据并不如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准确。”  不过,2011年北京的常住人口依然在不断增加,并突破了2000万大关,达到2018.6万人。过去10年间,外来人口的数字在以每年近40万人的增量往上跳动。这让北京倍感压力——北京早在2007年就已突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人口规模。  北京人口调控在2010年正式提出,并且将调控的目标下放到各区县,纳入考核。除教育、卫生、交通和民政等部门在制订政策时要考虑人口调控的目标之外,各区县、部门也将承担人口总量、结构和分布等调控的目标责任,并设置一些预期性的指标。  对于户籍人口,居住在北京旧城区东城、西城的北京人,将有一部分被“挤”出旧城区。根据规划,到2020年,将有近70万人被转移至郊区。北京市已经批准东城区在朝阳、通州两区建设安置房,向周边地区疏散人口。  而定位为城市功能拓展区的朝阳、丰台、石景山、海淀四城区,同样有着人口调控的目标,比如朝阳区未来5年将人口控制在400万人。人口增长最迅速的通州区也提出了控制流动人口的目标,将实现流动人口“总量逐步下降,结构更加合理”。  对于外来流动人口,北京市实行“以证管人、以房管人、以业控人”模式。这一模式其实是9年前北京顺义区进行控制流动人口试点工作的模式。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陆杰华说,“顺义模式”逐步成为调控外来人口的主要方式。  这一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的人口调控“组合拳”至少在短期内看到了效果——暂住人口减少60万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琪延称,近几年来,北京的暂住人口减少的现象时有发生,但一年内减少60余万人,还是很少见。  根据他的分析,北京调整经济结构之后,经济增速放缓,对外来务工人员的需求减少;经济下滑也导致收入下降,生活成本的加大,也会促使一部分人离开北京;再加上各类对外地人的限购政策,加速了这一变化。  “首降”的双刃剑  知名网络评论员五岳散人的一篇文章称,如果不出意外,(外来人口减少)这个趋势将在以后的几年中继续恶化,加上未来经济形势不算乐观,逃离的冲动可能会越发强烈。如何解决人口调控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反弹?  据安邦咨询研究团队掌握的情况,北京的人口管控已经开始对北京市的经济产生了明显的压力。目前北京市在制造业领域的用工约180万人,其中超过40%是外来人口。可以确定,北京的制造业已经无法离开外来工人。  安邦咨询认为,在服务业,尤其是餐饮、建筑、家政、娱乐、环卫、零售、房地产服务等众多领域,离开了外来人口,北京的正常运转可能都会出问题。如果强制管控外来人口,其经济代价将会十分巨大。  事实上,北京市政府也看到了人口调控带来的影响。在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沿用多年的“人口调控”四字消失,出现“人口服务管理”的新提法。并注明“服务”和“管理”的关系为“寓管理于服务之中”。  关于人口问题,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变化如下:2008年是“健全房屋租赁和居住证管理体系”;2009年是“探索建立人口调控目标责任制”;2010年是“探索建立综合调控机制,通过城市功能疏解、产业结构升级和布局调整,促进人口有序迁移与合理分布”;2011年是“探索区域人口调控综合协调机制”;2012年为“实有人口服务管理全覆盖”。  陆杰华称,对于人口问题,北京市政府直到现在,解题思路才真正清晰,即淡化行政手段,转向服务管理。“这表明,在与行政手段的博弈中,公正至上、共建共享共担的服务管理体制胜出。”他说。  2007年开始,北京市提出了居住证制度的设想,直到现在也未能出台。陆杰华解释说,目前还是在讨论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大的方向应该是增加公共服务功能,比如第一个就是社会保障这块,比如子女教育,尤其是高考怎么放开等等问题。  但陆杰华也表示,居住证还是会有一定的年限或条件限制,比如纳税和社保等。“可能制度出来后短期来说,受益的人群不会太多,但至少给了流动人口一个希望。”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也表示,变“管理”为“服务”,给流动人口市民待遇,官方确有这样的美好愿望。但城市承载力的现实难题,让官方又不得不使用社保年限和纳税年限等行政性手段。“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是这样。”

alevel辅导

alevel补习机构

IGC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