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T秦岭一场不合时宜的豪赌

发布时间:2021-01-20 17:21:40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投资失败、决策失误……多方人士将华伦的陨落归结于其在大牛市的高点实施了对ST秦岭的收购。

接近陈建龙的知情人士透露:“华伦虽然有电缆、造纸、地产和水泥四大主业,但电缆和造纸利润很薄,房地产主要是开发华伦部分厂区搬迁留下的土地,规模很小,因此,华伦主要的利润来源是位于四川的水泥资产。近年来,华伦主要的资金往来和投向也都集中于公司的水泥业务。”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让华伦赚了大钱的水泥业,最终却成了华伦集团“滑铁卢”。ST秦岭,曾经被誉为是华伦天价夺来的宝贝,如今看来倒像是华伦高价买回的不定时炸弹。华伦不仅在秦岭身上未获得一分钱的收益,甚至还“炸毁”了自己的家当。

天价夺宝 力不从心

6.3亿的天价收购款并没有吓倒当时总资产12.54亿,净资产只有5.85亿的华伦集团。也许“胆子大、能吃苦”的陈建龙信奉的就是“蛇吞象”。然而,让华伦在签约后5天就拿出1.9亿的头期款着实让陈建龙伤了一番脑筋。于是,华伦开始了四处筹资。

-----------------------

2007年9月24日,华伦集团击败冀东和海螺,以6.3亿元的高价拿下陕西省耀县水泥厂持有的ST秦岭1.33亿股份(占20.08%)。当时,华伦的收购被业内称为“天价夺宝”。

双方约定,转让价款分为三期支付,首期付款于协议签署日之后的5个工作日内,华伦集团向耀县水泥厂支付转让价款的30%,即1.9亿元作为保证金。

而华伦2007年资产总额12.54亿元,净资产5.8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7.05亿元,主营业务利润1.05亿元,净利润1.38亿元。显然,以当时的资产规模和盈利水平,华伦掏出6.3亿元现金收购ST秦岭的控股权,确实有点“力不从心”。按照富阳市副市长陆洪勤的说法,华伦集团存在盲目扩张、扩张过快的问题。

华伦是如何筹措这1.9亿的呢?

2007年8月20日,华伦集团以5750万元的价格向四川金顶(600678)转让攀枝花市金帆工贸有限责任公司98%股权。另外,华伦在攀枝花投资的大地水泥的土地使用权共计被华伦集团抵押了1.6亿-1.8亿。按照攀枝花地方工作组的说法,多数地块的抵押到期时间在2010-2012年不等,时限多为2-3年。也就是说,大地水泥的抵押款很有可能被用于对ST秦岭的投资了。

另外,目前暴露出来的华伦民间借贷,基本也都发生在收购ST秦岭前后不久。以浙江两家典当行的诉讼为例,元泰典当与德旗典当的三笔涉及华伦集团、并由四川金顶负连带担保责任的借款,合计4000万元,分别发生于2007年12月26日和2007年10月17日,当期为一年。

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陕西方面直到2007年10月底才最终收到华伦1.9亿的保证金。

密集减持 拆东补西

从签订ST秦岭的股权转让协议,到对四川金顶的股权办理解除质押仅隔了14天的时间,华伦集团及其“裙带”公司华硕投资在2007年第四季度的密集减持,彼时,华伦仍在为收购ST秦岭积极地筹措资金。

-----------------------

2007年10月25日至次年1月5日,四川金顶先后发布了前两大股东华伦集团和浙江华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6则减持公告。如同约好一般,两股东在短短两个月内共计披露减持3179万股,其中华伦集团减持1434万股,华硕投资减持1745万股。

是什么让两大自称毫无关联关系的股东有了如此惊人的默契。4月28日和30日,四川金顶的两则股权冻结公告暴露了华伦集团与华硕投资的“裙带”关系。因建设银行(601939)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杭州庆春支行和富阳支行诉华伦集团等金融借款纠纷一案,杭州市中院轮候冻结了华伦集团持有四川金顶的股份,包括4750万股限售流通股及67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轮候冻结起始日为2009年4月23日,冻结期限为二年。随后,兴业银行(601166)杭州分行、万向租赁和自然人许金梁诉浙江华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借贷纠纷也纷纷浮现。华硕投资持有的四川金顶50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2291万股限售流通股被杭州中院冻结。

“浙江华硕投资与我行没有直接的借贷关系,该公司是作为第三方抵押担保,用自身的资产为华伦集团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的。”兴业银行杭州分行法务部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是怎样的肝胆相照,能让华硕投资以自己的资产作为抵押为华伦集团做贷款担保?

知情人士透露,华硕投资的前身名为“浙江华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组建之初股东正是陈建龙夫妻。

根据四川金顶的股改方案,华伦与华硕第一笔股改限售股解禁始于2007年8月17日。随后的2007年10月8日和18日,华伦和华硕又先后奔赴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杭州求是支行和杭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正处于质押状态的共计5948万股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同月23日,四川金顶对外释放了2007年前三季度净利增长60%以上的利好。之后就是两大股东为期两个多月的疯狂减持。

可以肯定的是,华伦的此轮减持是从2007年10月8日股权解除质押起至同年12月3日止;而华硕的减持则是从2007年10月18日股权解除质押其至同年12月28日止。经中国证券报记者粗略计算,通过这一系列的减持,华伦套现1.14亿左右,华硕套现1.44亿左右。

当时,外界普遍质疑,华伦与华硕的密集减持实际上是为收购ST秦岭筹措资金。实际上,华伦对四川金顶的股权办理解除质押距离其签订ST秦岭股份转让协议仅14天。

1.9亿保证金 致命一击

陕西省耀县水泥厂持有的ST秦岭股份迟迟不能解除质押,无法上报国资委批复。华伦集团在支付首期1.9亿元保证金后,与ST秦岭的实际控制人——铜川市国资委就先将股权解除质押还是先支付第二笔款项产生了分歧。而此时,由于资本市场巨幅动荡,华伦集团开始陷入流动性危机。

-----------------------

“当初重组秦岭时,华伦和铜川市国资委约定,华伦先支付1.9亿元保证金用以解除股权质押。质押解除后,华伦再继续支付后续款项。”华伦集团内部人士介绍。

但这部分原本用来解除质押股份的资金却被用于生死线上的ST秦岭的日常运转,包括偿还供货商欠款和员工工资等。

一开始,华伦对此并无异议,因为根据双方约定,耀县水泥厂同意将6.3亿元的转让价款全部用于ST秦岭的发展。但是,1.9亿元的资金耗尽后,由于耀县水泥厂所持有的股份依然维持质押状态,自然无法上报国资委,下一笔转让款也就迟迟无法到位。

于是,华伦方面和铜川市国资委产生了分歧,且双方矛盾日渐升级。

2008年8月22日,已成为ST秦岭董事的陈建龙、杨佰祥和杨国华以“缺乏足够的渠道来了解公司半年来的经营情况,对公司本半年度的经营情况不了解”为由对公司《2008年半年度报告》的审议投了弃权票。

同年9月10日,ST秦岭审议通过《关于关停四条湿法水泥生产线的议案》,陈建龙、杨佰祥和杨国华以“方案变更,无法判断此事对秦岭水泥重组是否有利”为由,又一次对议案投了弃权票。之后,来自华伦集团的三位副总经理朱文浩、吴飞龙和潘志猛分别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

2008年10月,华伦正式决定退出ST秦岭,并开始与铜川市政府商讨1.9亿保证金的退还问题。

时任ST秦岭董事长黄四领透露,实际上华伦1.9亿的保证金是打到了地方财政账上,秦岭在经营中如需用款就要向地方财政提出申请。至于为何迟迟不能解除股权的质押,黄四领的说法是:与银行的谈判都是华伦出面,当时银行的态度是要么给钱,要么替换其他抵押物,而华伦当时什么都拿不出来。“华伦自己跟银行谈不拢,又拿不出余款,股权过不了户是很自然的。”

天下霸业手游

幸运彩票aoo

剑舞龙城无限金币版

彩票大赢家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