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T磁卡巨亏又欠巨债引发疑问2年投资7亿建新基地

发布时间:2021-01-21 23:01:13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继还清了16多亿元的银行债务后,刚摆脱了“股改钉子户”称号的ST磁卡(600800)似乎正在发力。

ST磁卡全名为天津环球磁卡股份有限公司,以生产各种银行卡和智能卡为主,于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在上周五股东大会资料中,ST磁卡再一次向全体股东表露2009年将集中发展主营业务的决心,并描绘了一幅3-5年间打造国内领先的生产研发基地、形成“数据卡产品10亿片,包装印刷500万色令、机具3万台套”规模的宏伟蓝图。

但有投资者却对ST磁卡的前景表示质疑,认为现在的ST磁卡,主营仍然每年亏损3亿元,资金又紧张,而完成生产研发基地需要投资7.9亿元,ST磁卡怎么拿得出这笔钱?

那么,ST磁卡打造生产研发基地设想能否付诸实现还只是空中楼阁?

主营业务亏损 还背负两个多亿债务

公告显示,ST磁卡规划中的研发基地一期位于天津空港物流加工区,预计投入7.9个亿,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搬迁、投产。

目前,大部分历史问题得以清理后的ST磁卡,仍然面临着两大问题:微弱的盈利能力和紧张的现金流。

2008年ST磁卡净利润为1.27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2.61亿元,其中ST磁卡主营业务亏损达3.37亿元。

同样,2007年ST磁卡也靠着债务重组微弱盈利1209.44万元,主营业务却亏损4.13亿元。2007年、2008年ST磁卡的债务重组利得分别超过了4.6亿和7.3亿元。而且,在2005、2006年间,ST磁卡则相继出现39312.67万元、29409.06万元巨亏。

除盈利能力仍很低以外,ST磁卡还背负着巨额债务。

“银行贷款我们大部分都还清了,现在还欠大股东有两个多亿。”12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磁卡证券办,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从去年年报可以看到,合并报表中ST磁卡其他应付款仍有4.59亿元,其中包括ST磁卡大股东天津环球磁卡集团的2.56亿的借款。而其还有预计负债1.21亿。因此,ST磁卡目前还背负着近6亿元的债务。

由于经营活动带来的现金极其有限,加之前几年到处投资、贷款,造成如今现金的短缺。ST磁卡证券部人员也无奈的向记者表示“我们资金困难一直很大,这几年都是,所以我们现在努力降低成本,抓主营、抓销售。”

7亿多资金缺口 明年投产计划可能夭折

更让人关心的是,ST磁卡打造生产研发基地的资金从何而来。

据了解,早在2003年,ST磁卡便与天津空港物流加工区管委会签订协议书,拟在天津空港物流加工区内投资建设天津环球磁卡工业园。

但随后由于种种原因,建设研发基地一事便搁置下来了。直到ST磁卡通过债务重组基本上完成对历史遗留问题的清理,2007年11月研发基地建设项目又被列入天津市新二十项重大工业项目,启动才又被提上日程。

2008年6月,ST磁卡的生产研发基地项目开工,一期工程预计投资7.9亿元,2010年完成土建,下半年开始搬迁、投产。

而2008年报显示,2008年度ST磁卡只用自筹资金投入研发基地2200万元,而目前ST磁卡累计对该基地投资额仅为2500万元。

主营亏损不能带来现金流、而自有资金紧张又紧张,ST磁卡的这7.9亿元的投资如何在两年内完成让人疑惑。

带着这样的问题,16日记者来到了位于天津的磁卡大厦。这里与天津的金融中心只有几条街的距离,但是跨进磁卡公司的大门却能感受到一种浓厚的国营企业的特点,身穿天蓝短袖工服、挂着工牌的职工三两走过。

在显得有些过时的磁卡大厦里,ST磁卡的董事长阮强先生及董秘蔚丽霞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一方面需要自筹资金、一方面处置这边的房产和资产,就是打个时间差,但是现在金融危机打乱了我们的节拍。而且我们之前没有预计到证监会稽查的影响那么大,我们上市公司融资功能还没有恢复,所以资金压力还是比较大的。”阮强表示。

而蔚丽霞则补充说:“7.9亿的投资也不是一下子都投进去,而是陆续分批的。而且可以通过施工单位垫资、设备融资租赁等方式融资。”

有分析人士认为,ST磁卡将处置原厂区房产和部分资产以及政府的搬迁补贴作为资金的较重要的来源,打一个“时间差”,并且配合采用一些灵活的融资方式。

阮强也承认:“研发基地是2008年开工的,按照计划是排到2010年完成,现在看肯定要错后了。”

当问及2009年计划投入资金多少时,记者得到的回答是:09年计划投资都还没有具体的数字出来,因为“都还在调整”。

如此看来,ST磁卡新基地要在2010年投产希望非常渺茫。

产品市场前景不容乐观

同时,原有业务尽管有所发展,但现实情况仍不容乐观。

ST磁卡主营可分为卡类、印刷包装及机具产品三大部分,其中卡类和印刷分别占主营收入的30%以上。

卡类分为银行卡和IC卡。目前的卡行业集中度逐步提高,并形成了北京、天津、上海等生产基地。高端卡市场份额则主要集中在少数国外著名企业和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国内企业手中。低端卡产品市场则在众多的国内中小卡企业和系统集成商之间进行激烈的竞争。

尽管ST磁卡银行卡市场占有率从2007年的2.56%到2008年的5.6%,再到一季度超过6%。但是金邦达、黄石捷德、北京中钞和恒宝股份已垄断了大部分市场份额,而且四家的年生产能均超过了1亿张,ST磁卡再从上述“四大天王”口中夺食已然不易。

“如今做卡的日子都不很好,磁卡目前只有存量市场,增量市场很小。”17日,一名分析员向记者指出。“有发展前景的是银行卡EMV迁移。”

而数据卡领域,竞争更为激烈。如在记者调研时,董事长阮强提到ST磁卡新产品RFID(应用于物流等领域的电子标签)。但目前国内RFID的主要生产厂商就有集速智能、上海申博、广东德生、辰皓电子、深圳华阳、中山达华等多家企业,但主要为代工。而由于RFID市场国家标准缺失、商业模式不成熟以及需求未释放等因素,2006年就已计划RFID项目的恒宝股份推迟了原定的投资计划。

为何不对风险进行充分提示?

可惜的是,对于研发基地搬迁的不确定性及更多的风险,ST磁卡在公告中并未给予充分的风险提示。从充满信心的年报中,普通投资者更多的是在憧憬投产后“预期年营业收入11.5亿元,利润总额2.24亿元”的远景蓝图。

对此,蔚丽霞表示:“关于研发基地我们有进展公告。到了需要提示时,有重大的项目调整,我们都会发公告的。目前还没有发布的必要。”

但是,大多数散户投资者对于公司的研究有限,投资具有非理性。仅仅根据公告或消息简单的归结为“利好”或“利空”而操作。就此,曾有证券市场专家指出,公司公告的语言描述对投资者有很大的暗示作用,在具有倾向性的语言下投资者往往会忽视风险。

局王七星彩下载2020版

三国封魔传贺岁版

疯妖记

剑侠奇缘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