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苹果聘请外部机构调查劳工状况创科技界先河

发布时间:2021-01-22 04:53:27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富士康的劳工环境多次遭到质疑。图为美国ABC记者拍摄的富士康工人宿舍

北京时间2月27日午间消息,虽然苹果已经决定聘请第三方劳工组织对其供应链展开调查,但竞争对手并未效仿这一做法,而是继续采用内部审查措施,这不仅有可能留下违规的空间,而且可能面临公关挑战。

作用缺失

由于面临供应链用工问题,苹果2月14日宣布聘请公平劳工协会(以下简称“FLA”)对中国的供应链工厂展开独立调查。但包括微软、戴尔、惠普和三星在内的企业都在沿用内部审查制度,并遵循电子行业公民联盟(以下简称“EICC”)的指导准则。他们认为,这足以避免用工问题。

FLA对苹果的独立调查无法根除所有用工问题,但EICC会员企业却可能因为不够开放而面临更多指责。尽管EICC为企业伦理、工人安全和用工行为制定了一系列标准,但并不要求会员企业披露所发现的问题,而且缺乏强制力。劳工权益保护者和科技行业高管认为,这一系统导致企业在用工问题增加的情况下难以实现自律。

“他们根本不起作用,我不认为他们发挥了什么有意义的作用。”美国电信设备制造商Infinera CEO汤姆·法龙(Tom Fallon)说。这也是该公司迟迟没有加入EICC的原因。

EICC发言人温迪·迪特莫(Wendy Dittmer)表示,她并不知道有哪家企业因为没有遵守该组织的准则而损失业务,无论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EICC并不要求企业披露他们与商业伙伴之间的详细关系。

媒体揭露

由于富士康负责组装多种全球畅销消费电子产品,因此该公司的用工环境问题也牵连到众多科技巨头。据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China Labor Watch)披露,负责生产苹果产品的员工每天工作11小时,每周工作6天,由于iPad的生产速度要求过高,他们根本没有休息时间。不仅如此,员工还被暴露在危险的铝尘中。在经历了2010年的一系列自杀事件后,富士康已经安装了安全网,并聘请了顾问和心理学家帮助员工疏导心情。

在《纽约时报》等媒体调查并披露了富士康的恶劣用工环境后,苹果对FLA开放了工厂。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他们将对苹果三大生产合作伙伴的工厂进行调查。苹果今年1月还首次公布了供应商名单。自2006年以来,该公司每年都会披露违规案例,但从未提及具体事发地点以及违规供应商。

富士康2月18日表示,已经将员工工资上调为290美元,较3年前增加一倍。FLA CEO奥雷·冯·希尔登(Auret van Heerden)表示,苹果是FLA会员中的唯一一家科技企业。该组织创立于1999年,最初的目的是解决服装行业的用工环境问题,其34家会员企业多数都来自该行业,包括耐克和阿迪达斯。

与EICC不同,FLA的会员企业都同意披露供应商,并允许FLA或第三方机构进行匿名审查。FLA还会在网站上发布审查结果。

EICC创立于2004年,现有67家会员企业。无论用工环境如何,该机构都不会要求企业停止与供应商的合作。迪特莫表示,他们只会要求企业承诺持续改进。苹果也是EICC的会员之一。

内部审查

在谈到产品质量时,EICC的多数会员企业都坚称,所有工厂都已经获得了必要认证,可以生产可靠的高质量产品。

但EICC并不要求企业针对员工待遇进行类似的认证。会员企业可以选择EICC认定的外部审查者,但通常需要为此支付费用。然而,企业无须公布审查结果,也无须与EICC分享。迪特莫称,审查结果归企业所有。

惠普前供应链高管麦克·福克斯(Mike Fawkes)认为,FLA和EICC的一个共同缺点在于,他们通常不会对更深层次的供应商进行审查。iPhone这样的手持设备需要使用数百个零部件,但很多都是由中国的小企业生产的。

曾于1995年创办了用工环境调查公司Verite的哈佛大学艾德蒙得·萨弗拉伦理中心(Edmond J. Safra Center for Ethics)研究员海泽·怀特(Heather White)表示,FLA成立初期曾经要求企业对30%的供应商展开调查,但现在的这一比例已经降至约5%。

迪特莫称,直到最近,EICC也没有对会员企业应当审查的供应商比例进行细化。该组织的会员企业2010年通过投票创建了一个合规项目,要求企业对自己或重要供应商的“高风险工厂”展开一定比例的审查。该组织还于2月17日就具体的审查数量进行了投票,但并未公布结果。迪特莫表示,“高风险”的定义由各家企业自行把握。

松散准则

劳工权益保护组织Worker Rights Consortium执行总监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认为,科技行业用工环境标准不一,表明需要制定更复杂的战略,来防止超时工作、工资过低以及危险化学品泄露等问题。

“我们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计划,”他说,“我们看到了创新,看到了设计,也看到了营销,但并没有看到人权方面的计划。”

EICC创建之初正值美国大型科技公司计划建立行业行为准则之际。过去十年间,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将多数产能外包出去,而耐克等服装企业则因为用工问题屡遭批评。“我们都不想变成耐克。”福克斯说。

福克斯表示,包括戴尔和IBM在内,EICC的创始成员都真心希望提升供应链的用工环境。这些企业曾经展开激烈辩论,包括是否需要让会员企业遵守用工准则,或是部署更明确的认证流程。但最终,他们却制定了较为松散的准则。

福克斯目前担任风险投资公司VantagePoint Capital Partners合伙人,他说:“我们感觉必须要开始做些什么,因为这会成为一次长途旅行。这些供应链的深度达到10层,越往下情况越糟糕。”

部分高管表示,由于中国的工作标准差异很大,因此妖魔化西方科技企业的做法并不公平。伟创力前CEO迈克尔·马克思(Michael Marks)还补充道,很多从农村走出来的中国年轻人也都希望尽快赚到更多的钱。在富士康崛起前,伟创力曾是全球最大代工企业。

“多数中国工人都希望尽可能多地延长工作时间。如果让他们只工作50小时,他们就会抱怨。”他说。

企业辩解

尽管不准备与FLA合作,但EICC的会员企业仍然在为他们的行为进行辩解。微软的Xbox游戏机就由富士康负责组装,该公司表示,已经为供应商制定了一套行为准则,违规者有可能失去订单。

戴尔发言人大卫·福林克(David Frink)表示,这家全球第三大PC企业有专门的员工对供应商展开调查,包括富士康。“这是一个长效机制,我们对这种机制的效果很满意。”他说。

三星表示,该公司与富士康的关系“有限”。他们目前也不准备与FLA合作,并将继续自主监督生产流程。

三星发言人Sungln Cho说:“三星的所有供应商协议都包含明确的用工和工作环境标准,不仅符合行业最高标准,而且完全遵守当地法规。”

惠普发言人谢尔比·沃茨(Shelby Watts)表示,该公司将应对挑战,提升供应链的社会和环境责任。他还补充道,惠普会经常与外包企业、业内同行和非政府组织沟通,持续改进整体用工环境。

在2010年企业责任报告中,惠普发现其审查的工厂有1%至10%的存在童工问题,另有超过半数存在超时工作问题。该公司并未提供更多细节。

其他因素

非EICC会员企业也在部署内部调查措施。诺基亚就表示,该公司正在与救援组织Oxfam和International Metalworkers Federation合作,以确保恰当的用工环境。诺基亚称,该公司会走访工厂、访问员工和管理人员,并查看档案,借此评估用工问题。

诺基亚在声明中说:“为了在这一领域真正肩负起责任,我们必须亲身实践。”

中国劳工观察组织研究员袁帆(Yuan Fan,音译)表示,即使是在苹果加入FLA前,其工厂用工环境也好于其他科技企业。他说:“我们发现苹果供应链的改进更大,我们走访的其他企业并没有这么多改进。他们主要都在开展公关手段。”

哥伦比亚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杰里·金(Jerry Kim)认为,如果消费者认为苹果的标准更高,竞争对手便有可能效仿该公司的做法,与FLA合作。“关键在于消费者是否有这种要求,”他说,“只要消费者不知道,他们便一直有动力采取最糟糕的用工行为。如果苹果与FLA的合作能够引起消费者的重视,竞争对手便别无选择,只能加入。”

Worker Rights Consortium的诺瓦认为,审查和工厂调查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科技企业真的看重用工环境,就必须接受利润率下滑和生产时间延长的后果。“只要企业不愿意改变对供应商的要求,并对价格和期限作出相应的调整,情况就不会改变。”他说。

魔心大陆

天启之门

三国群英纪

鬼剑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