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奥巴马医改山重水复

发布时间:2021-10-14 19:57:42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奥巴马医改山重水复

奥巴马医改山重水复 更新时间:2010-3-4 0:02:02 0 ∶0。这是美国媒体给2月25日马拉松式的医改两党辩论会打出的比分。奥巴马一开始便向参加这场电视直播辩论的两党代表们表明:“我希望这不是一个政治秀,我们不能只在摄像机前表演和批评对方,我们更要解决问题。” 结果呢?两党没有拿出任何新政策、新办法,依然是各说各理,都没有妥协退让的意思。就像堑壕战的双方,谁都不能前进半步,也不让对方有机可乘。但是从政治上来说,奥巴马和民主党看起来更像是输家。奥巴马为了这场历史上少有的两党“峰会”煞费苦心,请出两党多位重头人物。结果却不出所料,他没能说服哪怕一位共和党议员支持他三天前的最新提案。对处在守势的一方共和党,没输自然是赢。对民主党,不光是共和党议员没有一位“投诚”,本党一些温和派议员是否能继续支持,还是未知数。 4600万人的医保“裸奔” 纵观整个辩论会,只在一点上双方没有异议??美国现行医疗体系已经瘫痪。瘫痪到什么程度,纽约市圣卢克医院财务部的戴安娜?德尔罗约有亲身感受。作为医疗从业人员,她是医院财务部负责定价的分析员;作为消费者,她是全美最大医疗保险公司联合保险的客户。不过,戴安娜从来不去圣卢克医院就医。为什么?就因为她对这里的天价费用实在太了解。据她介绍,圣卢克医院对于药品和医疗器材的加价幅度普遍在300%以上。换句话说,普通药店10美元可以买到的药,医院账单上可能会是50美元;2000美元的心脏导管,医院的定价也许会是8000美元。至于医疗费,因为美国高昂的人工费用和医生的垄断地位,那更是高得离谱。当然很少有人会按账单付全价。如果你有医疗保险,保险公司会报销大部分费用。美国医疗制度的核心是雇主补贴的私营医疗保险。私营医保不能覆盖的人群有两个公营保险可以选择。65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享受联邦政府提供的医疗照顾,低收入人士和儿童可以享受联邦和州政府合办的医疗救助。其余的人,一部分自恃年轻,身体健康,没有负担,因而主动不要保险。苦的是需要医保,但因为失业或雇主不提供保险,而又不够医疗照顾或医疗救助标准的那些人。经济条件允许,可以自掏腰包购买高价私险,没有条件的只能“裸奔”。研究机构和媒体中反复提及的4600万没有医保的美国人就是指的这个人群。但是有了保险也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今年年初,戴安娜收到了联合保险的通知,因为联合保险与她的医生所在医院没能就报销费率达成一致,她的医生今年将不再接受联合保险的病人。即便没有这样的意外,保险公司也常常以种种理由拒付。此外保险公司几乎每年都会以医疗费用上涨为由增加保费。殊不知医疗费用上涨有很大一部分是医生/医院为抵消保险公司的报销额缺口而虚开的。经过这样一个提价?拒付?再提价的过程,医疗成本被推高,形成保费和医疗费双双上涨的恶性循环。两党拉锯,锯掉了啥?医改的症结在于代表弱势群体的民主党和代表企业主、私营保险公司的共和党之间难以调和的意识形态分歧。民主党主张通过政府监管约束保险公司,消除现有体制的低效率,并通过政府公营保险同私营保险竞争,解决庞大的无保险人群的医保问题。共和党则主张通过完全市场化,消除定价不透明,实现最优资源配置。奥巴马顶着光环就任总统以后,将医疗改革列为任内施政重点之一。向这个老大难开刀,勇气固然可嘉,然而美国公众普遍担心奥巴马目标过于宏大,脱离现实,对于改革前景并不乐观。在奥巴马之前,克林顿执政时期,第一夫人希拉里领衔的庞大医改计划也是无疾而终。奥巴马和国会民主党的最初设想是推出一个“财政垫付”机制,让没有医保的人士可以通过一个医保交易所获得类似医疗照顾的公营保险。然而这个方案在解决全民医保的同时,医保的另一个目标??控制医疗费用上涨却落了空。这个设想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共和党的攻击,普通美国民众也对此充满疑虑。焦点主要有两个:第一,美国大部分选民不能接受欧洲式的大政府和国营保险,担心民主党的公共选择会将美国引向这条道路。第二,如此庞大规模的政府项目,究竟由谁埋单?大幅增加的政府预算会不会最终导致加税?在这样的压力下,尽管民主党占据白宫,又在国会拥有绝对多数议席,仍然不能顺利地推行医改,甚至一些温和的民主党议员也表示不能完全接受奥巴马和民主党高层的医改设想。经过反复拉锯,国会众院在2009年11月7日夜艰难通过了医疗改革法案。在258位民主党众议员中,有39位投了反对票。共和党中只有一张赞成票。为了医改法案在参院也能顺利通过,民主党高层经过斟酌,对众院版本进行了重大删减,去掉了财政垫付条款。12月24日上午,参院版的医改法案获得通过,为奥巴马献上了一份圣诞大礼。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白宫和民主党为合并两院议案呈交总统批准而忙碌时,美国政治版图变天。1月19日,马萨诸塞州参议员补选,共和党斯科特?布朗意外获胜,使得民主党失去可以阻止共和党恶意阻挠的绝对多数。这令民主党抛开共和党,利用多数席位通过医改方案的想法成了泡影。迷雾中的“B计划” 对于将政治生命押宝在医疗改革的奥巴马而言,接受失败不是一个选项,推倒重来也绝无可能。这是他顶着经济危机和阿富汗战争双重压力,仍然全力推动医改的动力所在。医改现已通过的两个版本的主要区别有两处。第一,参院版的法案拿掉了“财政垫付”;第二,参院版规模较小,覆盖的人群由96%降为94%,相应的预算也比众院版低20%左右。总体来说,参院版的自由派色彩更淡,更符合政治现实。在医改峰会之前3天,奥巴马为了能够重新启动医改,在参院版基础上提出了一份最新的方案。这份方案默认了“财政垫付”已经死亡,同时建议建立一个联邦机构监管保险费率,有权否决不合理的保费上涨。但是美国政治的吊诡之处就在于,奥巴马越往中间靠拢,美国公众对他本人和医改的支持率反而越低。铁杆自由派对奥巴马放弃“财政垫付”感到失望,保守派则坚持医改必须推倒重来,独立选民则对无休止的党争感到厌倦。从年初以来,多项民意调查表明对医改的支持率始终在40%徘徊,而一半左右的受访者觉得医改方向不对头。被媒体形容为医改最后一次机会的两党辩论会无果而终之后,医改还有什么前途?据《纽约时报》分析,奥巴马和民主党其实还有一张牌可出:将修改后的医改法案塞入预算,以平衡预算案的方式,利用简单多数强行通过。但这样做并无先例。另外还有一个政治风险是今年美国的中期选举。大约有90位民主党议员面临重新当选的压力,其中有半数是温和派。他们是否会逆选区民意支持目前的医改方案实在是未知数。至于《华尔街日报》提及的B计划,白宫坚决否认。《华尔街日报》曾在峰会召开之前报道,如果峰会效果不佳,奥巴马已经准备了一份大幅缩水的B计划。这份方案覆盖的人群只有目前方案的一半,并且不会增加新的公营保险,只会在现有医疗救助基础上进行扩充。如果真有这样的B计划,通过的可能性是提高了,但恐怕会用尽奥巴马本人的政治资本,搞不好他真的会像美国前副总统切尼所说的那样,成为“只干一届的总统”。

南京做无痛人流费用

哈尔滨男科医院

郑州割包皮医院